森霜

JUN:

「第九十二斩」「Miss you」「12」

「旅行者一号/旅行日志」

1977年9月5日12点56分 在美国卡纳维拉尔角空军基地出发,离开地球。

1978年9月 离开小行星带。

1979年3月 近距离“拜访”木星,看到了木星背阳面的极光。

1980年11月 近距离“探访”土星,发回万余张彩色照片。

1989年 向银河系中心方向前进。

「因电力有限而停止操作的功能时间表」

2007年 停止等离子系统运作。

2008年 停止行星无线电天文实验。

2010年 停止扫描平台及紫外线分光计观测。

2015年 停止数据磁带机运作。

2016年 停止回转仪运作。

2020年 开始关闭科学仪器。

2025或之后 没有足够电力供应任何单一仪器。


它就像朝着深空发出的一束光,永远不会反射回来。

带着我们生活的痕迹,进行一场没有归途的旅行。

它已经上路了,我们还没有开始。

它结束孤独,我们的孤独也许还没结束。


不定时更新系列

【阴阳师】不祥之刃【青行灯X妖刀姬】

当我遭遇危险的时候,就会变成那样……变成兵器,这把妖刀。很可怕对吧?
强的话,会伤害别人:弱的话,会被人伤害。
所以,即使我来到了这个寮里,和那些式神,阴阳师们生活在一起,我依然不能靠近他们。
庭院里的蝴蝶精叽叽喳喳地讨论着什么,我很想去和她们交谈,想试着靠近她们,想去理解她们,但是我不能。她们才刚刚出生,太弱小了,我怕,怕我会伤害到她们。
也罢,就让我做一个守护者,安静的,孤独的,保护这个寮,能远远地看着阴阳师和式神们,就好了。
我真的很想靠近她们,但是,我不能。
刀为不祥之刃,人为不祥之人。
前些日子,寮里来了新的式神。
她很美,也很温柔。
我经常能听到院子里的式神对她毫不吝惜的赞美,听她们说起她讲述的那些怪谈故事。
真有意思啊,这些故事。
我不禁开始想象起,若是我能坐在她面前,听她讲述这些有趣的故事,该是多么的快乐。
但是,我不能。
我不想伤害她,哪怕只是一点可能,我也不想伤害寮里的任何一个人。
所以,我有时会坐在她的屋顶上,独自望着月亮,听着她给别人讲述的那些怪谈故事,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九十九天。
我听她讲完二口女的故事,等到屋里的式神都散了,我便跳下了屋顶,独自向寮门口走去,我总是住在那里,保护着她们。
“等等!”
身后传来了她的声音,她,是在叫我吗?
“等等,你别走!”
大约是在叫我吧。
我加快了行走的脚步,我不能停下,我不能伤害她。
突然,一阵清风从身后拂过,有人在靠近我。
我下意识的举起了手中的妖刀,转过身,却见她坐在青灯之上,含笑看着我。温柔的目光让我有些不适应,但那种被人注视着,被人安抚着的感觉我并不讨厌。所以,我放下了手中的妖刀,心里一遍遍地想着:我不能伤害她,不能!
她跳下青灯,一步一步向我走过来。
我的身体变得十分僵硬,一动也不能动。我在抑制这妖刀的本能,那斩杀他人的本能。
她走到了我的面前,她的手抬了起来!
我心里的暴戾几乎要全部涌出,手指在颤抖,渐渐地抓紧了妖刀!
但是,她揽过我,一把抱住了我。
我的手一下子卸了力,妖刀咣当一声掉在了地上。
她!她做了什么!
她怎么敢,怎么能靠近我。
她的手轻抚着我僵硬的脊背,渐渐地,我放松了下来。
“你喜欢我的故事对不对?我能感觉到你,你每天都来听对不对?”
她温柔的声音响起,戳穿了我躲在房顶偷听故事的小秘密。
“不要担心,以后进来听吧,有我在呢,还有一目连在呢,不会出事的。”
她的话语细腻而温柔,使我躁动的心安静了下来。
她是在邀请我吗?
我也能和别人靠近她们了吗?
她继续说道:“你不知道,一目连最近在晴明的训练下越来越厉害,他的守护,就算是你,也不一定能打破哦。放心吧。来吧。”
我的回答呼之欲出,但是,我已经太久没有和人交流,一时间,竟发不出声音。
“好不好?”
她放开了我,青蓝色的美丽眼眸安静的注视着我。
“好。”
我说了,好。